攝影理論共讀筆記 S4-3

#敘光室攝影理論共讀筆記


#攝影共讀會第四期


#攝影與懷疑


文 Lucky Lu


新聞影像從版印複製照片到 Halftone 的改良
攝影理論共讀筆記

此次我負責的部分文章,是透過檢視 Robert Capa 《墜亡士兵》的影像的多方爭議點來思考影像是否能作為證據。在看那些論點時,想起曾經在 Sally Mann 的 Hold Still 裡面看到這樣一段話,大意是「如果太頻繁的調度記憶,記憶的可能會被改變」。每次重新審視自己的記憶,就像重新看一張張的舊照片,會讀取裡面的訊息,然後配合自己腦中的圖文、當下的情緒,甚至目前與回憶中的人事時地物的觀感,將同樣的影像翻譯成各種譯本。與其把影像作為證據般不容更改的事實看待,我想影像更像回憶,都非常的脆弱、易變。


------

下面是共讀會第四期第三次共讀所做的攝影理論閱讀筆記

・選書:Photography and Doubt

・作者:Sabine T.Kriebel and Andres Mario Zervigon

9/25 (4-3)閱讀段落:


Part II, Instabilities of the Medium


▌ Reaching beyond the index - The publication of new photographs

(Stanley、威儒、嘉愛 整理)

Earnst Clair-Guyot, "The Gatekeeper"
L'Illustration 新聞影像的編輯與合成

・我們目前熟知新聞需要配圖,仰賴影像「精確性」與「指示性」來說服觀眾,即是影像作為一種說服觀眾的工具與證明,觀中似乎只能被動的接受圖像想傳達的,而無法質疑。


・從梳理 L’Illustration(19 世紀中旬發刊的法國周報)上影像的發展脈絡可以發現,在發報時就認知到知識的傳播與辨知,除了文字的敘述之外,圖像的注入能夠使抽象的內容注入到觀者的腦袋中。該報新聞影像從「達蓋爾顯影出來照片的雕刻再製」,到「利用雕刻修圖達蓋爾顯影出來的影像」,而後甚至為了方便觀眾理解圖文直接進行影像「蒙太奇拼貼」,或是以「photo sequence — 序列的多張影像排列」來呈現內容。這樣的發展,除了應對到觀眾對於圖像的進展,更是在這樣的發展中無形的定義了影像的觀看方式。(圖➁)


・「新聞照片的出版條件是同時引誘、說服和感動觀眾。」我們必須對影像有所察覺,除了解讀影像內容之外,更應該去解析其脈絡與目的,才不會單向地被影像所迷惑與控制。

▌ The Camera Work of the PM Sketch Report

(Billy、函穎 整理)

Robert Steiner. "Photography"
《PM》刊登多人將手放在鼻子前的影像,試圖消彌一些新聞影像斷章取義的錯誤使用

・「PM」一份發行了 8 年的自由主義報紙,身為日報,使用的照片、印製工藝,甚至紙張,都是當時最好的,堪比週刊、月刊的品質。在某種程度上,對於這些細節的要求,也提升了新聞影像的水準,也對於影像傳達的準確性有一定的要求。知名攝影家 — Halen Levitt、Liette Model、Weegee… 的攝影作品都有出曾出現在該報的日常新聞當中。


・當時攝影被納粹政權作為政治工具,PM不斷揭露照片的真實性,再次證實媒體識讀的重要性。「無論照片證據可能包含什麼真實情況,最好透過仔細考慮在攝像機後面操作的人員的位置來評估。」(圖➂)


・「PM 在素描報導遲來的回歸中的主要舉措不是完全拒絕攝影,而是將其非自然化,使其成為一種可見的媒介,…」。讓影像背後的權力關係顯現出來,而不是躲在背後操控。— 但即使這樣的呼籲,時至今日我們仍然很難跳脫出影像的陷阱。


▌ Robert Capa and the turn to forensics(Lucky、家瑋 整理)


Robert Capa, Falling Soldeir
Robert Capa 《陣亡士兵》-- 到底是一個士兵死亡的紀錄,還是摔倒?

・透過整理 Robert Capa 所拍攝「Falling Soldier」(圖➃)爭議的論點 — 是否拍攝的影像如同文字所寫的,是一名陣亡的士兵,或其實是演習假裝的,來討論影像是否能作為證據,並且也驗證了文字與影像的搭配是如此的多種可能,也或許同一張影像存在著多種的事實。

・新聞影像評論者 Robert Knightley 層引用號稱與 Capa 共事的攝影師 O’DownGallagher 的文字,宣稱 Capa 陣亡士兵的影像為假,是於演習的時候拍攝,並非戰鬥的當下拍攝。 Capa 的傳記作者 Richard Whelan 則聲稱因 Gallagher 文字中有前後矛盾,並且「單憑回憶」無法作為證據,也援引了許多其他證據試圖捍衛此影像所象徵的價值與 Capa 的名聲

・在 Whelan 的證明過程中,我們看見了影像與「真實」的連結是那樣的薄弱。影像搭配文字,成功傳達了概念,但是單一影像卻無法成為證據。「新聞圖片的見證價值現在取決於其不可見的成分,而不是其視覺內容。當印刷品展示給眼睛的東西必須通過它不能證實的東西來證實時,攝影的證據地位還剩下什麼?」

▌4-3 共讀後記

「新聞攝影」的影像,似乎是最容易受到觀眾的質疑,卻也是最容易讓觀眾以為可以將影像作為證據的錯覺。除了對於知識與概念驗證之外,也應該理解圖像的運作,培養自己對於影像的獨立思考能力。如果我們能夠反向思考,其實不是影像在欺騙我們,而是將概念與文字埋入影像當中的那雙手。不論影像多麼未經編修,也都是人為的力量將影像放置到觀眾的視野中。而如今的我們即使知道影像不可信,當輪到我們擁有將影像放入觀眾視野中的權利時(社群媒體讓我們每個人都可以這麼做),我們也該深思影像的力量所帶來可能的影響。

1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