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攝影理論共讀筆記 S5-4

已更新:2月17日


文 Lucky Lu


▍共讀整理:

陳威儒、梁家瑋、廖國孝、劉又菁、林嘉愛、Billy Lin、陳奕如


(圖➄)Richard Mosse, Infra

▍共讀筆記:在前面幾本共讀會的讀本當中,不斷地討論攝影與「真實性」的關聯,因為影像處理真實世界的方式,與我們所想的「事實」有著黏著性非常高的關係。本篇作者列舉了許多當代的紀實攝影家開創了各種新的表現手法來表達所想傳達的真實。本章開端就明確的討論「Staged documentary」— 擺拍的紀實攝影,並且透過研究幾位藝術家,來調查「被建構的圖像」是如何在成為當代藝術「紀實攝影」實踐的 #有效工具,以及各種 #虛構紀實的層次與脈絡是如何傳達真正的真實


#一張照片可以是文件但不是文獻。因為照片被認為可以以視覺形式證明某些事實與訊息。而紀實攝影一直以來試圖揭露各種壓迫、暴力與剝削來引起觀者共鳴或煽動。


(圖➀)An-My Le, 29 Palms

(圖➁)Adam Broomberg & Oliver Chanarin

當代藝術也不斷地尋求嶄新的視覺方式來討論所紀錄,例如 An-My Le 的《29 Palms》(圖➀),此系列並不是紀錄真實的戰爭當下,但明確地表達出對於戰爭的體驗,拍攝內容各種營地、訓練場、軍人。Adam Broomberg & Oliver Chanarin 於 2009 年所製作的《Afterlife》(圖➁),戴著面具的囚犯面對著一個行刑隊。拼貼的裝置允許一種不可思議的重複;一些人物同時被顯示為活著、垂死和死亡,由此產生的作品是戲劇性的、電影性的,也是雕塑性的。這個系列也鼓勵我們反思自己與每天接觸到的暴力但視覺衝擊力強的新聞照片的關係。


(圖➂)Walid Raad, Let's be Honest, the Weather Helped

當代影像的「類虛構」這個類別,如 Walid Raad 在《Let’s Be Honest, The Weather Helped》(圖➂)作品中,以 The Atlas Group 這個虛構的團體一員自居,宣稱記錄下利比亞街頭的建物上彈孔,並加以用不同顏色的圓點紀錄、製作成冊。雖然整個作品是虛構的,但虛構的工具使 Raad 能夠探索現實,而不產生他自己對事件的官方描述。Raad 並沒有否定文件的價值,而是教育我們要以更複雜的方式看待所有的圖像。


(圖➃)Richard Mosse, Incoming

▍共讀的結尾,我們熱烈討論文中介紹到 Richard Mosse 利用熱成像攝影機拍攝難民營的《Incoming》(圖➃)系列。這個系列是我們共讀組員們一致覺得最有感的作品。即使拍攝的是人的苦難(最容易具有爭議性),即使用的是特殊的相機與手法(產生特殊的美感),這組用盡我們常理中認為最會被質疑與批判的影像紀實手法,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影像看似疏離,但知道一些粗略的細節後,卻讓我們感到不寒而慄。彷彿我們所看到的視角,是戰爭時軍人們真正在偵查的視角,是槍口下所瞄準的目標,是營地裡軍官討論著要如何進攻時所看的影像,影像因為特殊相機的關係,裡面出現的難民看起來只是會移動的物件,想到這邊,我們感受到戰爭的可怕。


透過書裡列舉的幾位攝影師在不同的虛構紀錄上的層次,揭露 #當代攝影家和觀眾正一起探索攝影可能參與這些項目的觀看新方式。於此,我們討論著其實了解到當代這些背後的脈絡,一點也不覺得當代疏離,也不覺得影像有距離感,而深刻的感受到攝影家想讓我們知道的真實。


(圖➄):Richard Mosse 的另一組系列作品,利用紅外線攝影機所拍攝的《Infra》系列。


 


65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