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畫像與自拍文化史 共讀筆記 #2

文|韓筠青

組員|Cola、Stanley、威儒、奕如、Nasimov


第二次討論,我們先看過一遍中古世紀的自畫像,接著討論五位當代攝影家的自拍作品,這邊擷取兩個彰顯不同時代觀點的段落給大家參考:


「Plotinus(普羅提諾、AD 204~70、希臘哲學家)拒絕被畫肖像,他認為這代表了人們陶醉於物質表象的危險,但他還是肯定自畫像的價值高於倒影或影子,因為後者不能獨立於物質本體單獨存在,而且自畫像加入了藝術家的靈魂,而那是尊嚴所在。」 —— The Self-Portrait: A Cultural History(奕如 譯)


自傳作品則被視為一種心理治療,攝影師紀錄自己的悲劇或困難。HannahVilliger (1951-9 和時尚攝影師 HelmutNewton (1920-2004) 分別用自畫像記錄了他們因癌症和心臟病住院的身體衰退,並藉此客觀的觀看自己,這些照片卻也表達了他們的心理狀態、厭惡、恐懼,但在某種程度上,也幫助有相同經驗的人們。」 —— AUTO FOCUS(Nasimov 譯)



這次的五位當代藝術家當中,組員對於 Ken OHARA(小原 健、b. 1942)的 SELF PORTRAIT DIARY/365, 1972 作品看法兩極。




Ohara 一年當中不間斷地自拍一張照片,並在同一天拍攝風景或靜物照,一年結束後以手風琴盒的形式做成一本藝術家書籍(artist book)。這系列始於 1970 ,1972 年因為照片有部分遺失而暫停,2000 年後重啟此計畫。


組員的看法分為兩派:「一張照片講述完整敘事」vs. 「累積大量的日常作品整理成敘事」。我自己沒有偏好哪一種形式,反而是被創作者按下快門的初衷所吸引,Ohara 這件藝術家書籍,我是真的滿像看原作的(好美喔)!




圖|取自 Miyako Yoshinaga Gallery、AUTO FOCUS 內頁

5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