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室長週報 #19 打你一巴掌的人

這週離機閃課程的自介時,我問學生「你的攝影是跟師父學還是自學?」講完後自己也很意外,在這個什麼都可以線上學的時代,在年輕人面前講出「師父」這個過時的名詞。


問題總是來自提問人的自身經驗,我一開始學攝影的方式(出國唸書前),就是以攝助的身份找師父學的。而這六個月的密集工作,意外成為我在思想上進步神速的契機。

攝助時期的我

#轉場到當攝助三個月後


那時,我的其中一份工作內容是「下班後修紫邊,一天約250-300張」。紫邊會出現在高亮度反差的白色邊界,所以晴天高光搭配閃燈的時候,被攝者身體周邊會出現肉眼可見的紫邊。


某天外拍完真的太累,實在很不想陪客戶挑片兼聊天,於是直接問師父:「我可以回辦公室修紫邊嗎?」


師傅:「你這輩子就只想修紫邊?」


這句話對剛進攝影產業、依然抱有極大熱情的我,雖然 #沒有實際肉身疼痛,卻 #打掉我的自尊與厚臉皮


師父的 #潛文本 是:陪挑片才是商攝的核心,藍邊根本就不重要,如果你想當技師,幹嘛學攝影?


這痛定思過的一巴掌,讓我仔細反省了攝助這份工作對我的意義,以及最重要的目標:#攝影與創作對我的意義。隨後就出國唸書了,畢業回台後第一份商攝全職工作,再次遇到了打我一巴掌的「前輩」。

這個我們下次聊。


下圖為攝助身份時期拍出的創作,我命名為《我們迷路在灰色的城市裡》(2008)。

現在想想,標題疑似是一首歌名 📷


13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